骤变


      心中不快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尝试理解别人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友人环境,只希望对方能够明辨是非,道理清楚。最起码有些东西不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怜的底限即如此。
      OK,沙尘暴发作最剧烈的上周六将全部窗户换成了塑钢的,阳台也打出去了一块,此期间风沙撒着欢儿得呼啸而入,屋内真称得上是一片狼籍。不过这些似乎也没让心情多么恶劣,可能我是个特别能忍耐和自我疏解的人,或者说更多的是忍耐。
      “享用”着浮土灰尘将烂石头、碎玻璃大致收拾好之后去外面吃饭,一些听了多次的原以为是玩笑话的言语当着旁人面再次听到,习惯忍耐的我开始不悦,可似乎已经忍到麻木于是继续傻不啦叽的干活儿。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移动硬盘去北国商城那边取了照片、又赶到北京华联二楼取了裱好的五副十字绣,天黑终于回到家,人已经累的不想再动一下,强撑的去洗了个澡,洗了几件衣服后看到老爸将肉馅和面摆好:“你累就去睡觉吧,我自己包就行了”,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大晚上的一个人包饺子也忒凄凉了。咬了咬牙,一屁股坐到马扎上:“爸,你檊皮昂,我包”。
      次日一大早强撑着又去了趟大自然。结果由于尺寸不事先量好,想法也不提前说,白跑一趟,要知道从我家到那里的时间几乎是保定到石家庄的时间!折腾人啊!!
      中午吃福建沙县小吃,不悦!其实这个时候倒没有什么具体事件,应该是“旧伤”一并发作。
      下午怒火骤升,在怒火即将发作前拎包回家。101公交车上被个更年期女人挤到手抽筋,然后又被恶意踩了几脚,这个世界真纠结,人都BT到这个地步了吗?懒得跟更年期理论,活动着脚开始思考年后这一系列事情——我可能对自己太不负责了。
      当晚身体开始不舒服,畏寒,全身关节疼,尤其膝盖以下冰凉难耐,怀疑发烧,懒得量体温,迷迷糊糊睡下。凌晨一点四十八分的骚扰电话,大大激怒了我。
      周一高烧39.6℃,自高一军训那次烧到39.3℃还没如此烧过。心火啊!多大的心火!吃药撑到下午去输液,路都快走不了了,老爹老妈轮番陪同,心中无限伤感,都是养孩子,可我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让父母操心呢?!
      今天继续输液,尝试跟父母沟通我的想法,唉,不孝的女儿,操碎心的父母!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8)
    • 花花朵
    • 四月 1st, 2010

    现在好了没?什么事都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shy

      • Ingrid
      • 四月 3rd, 2010

      是的,身体最重要。

  1. 焦虑愤怒纠结都罢了,身体要保重。

      • Ingrid
      • 三月 30th, 2010

      嗯,发烧了一周,这两天才稍微好些。

    • 菜菜
    • 三月 24th, 2010

    大风天气多喝水,注意身体。还有就是来的时候发觉chrome 警告。可能是你博客,也可能是我的机器。

      • Ingrid
      • 三月 24th, 2010

      嗯,谢谢白菜,多保重。

    • ipluss
    • 三月 23rd, 2010

    前天我也发高烧。。。晚上睡了一觉到昨天中午,好了!

    shock

      • Ingrid
      • 三月 23rd, 2010

      年轻就是好啊。。。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