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段侯宝林先生的相声


      第一次听竟然是在台湾之音的华语频道。
      惭愧——原来CCTV的相声TV里就有。吃惊——酸不溜秋的女人自古有之。郁闷——Jessica又说对了……
                

离婚前奏曲

侯宝林 郭启儒

          [cc]flash/player.swf?videoID=25570_1275309&autoStart=false&share=true[/cc]

      乙  哎,今天打扮这么漂亮,你这是干吗去啊?
      甲  我啊,我是准备——
      乙  啊?
      甲  自杀。
      乙  你这叫什么话啊?
      甲  是要自杀!
      乙  怎么啦?
      甲  我……自杀嘛。
      乙  你为什么要自杀啊?
      甲  为了离婚。
      乙  离婚?
      甲  啊,离婚。
      乙  哎,你这可不对啊。
      甲  怎么?
      乙  你想啊,你们夫妻俩今年都三十多啦,老夫老妻的了,这是为什么啊?
      甲  咳,这事儿没法儿说。
      乙  哎,要说你那个爱人,她为你可真不容易。
      甲  她有什么了不起啊?
      乙  在解放以前,她就指着给人做针线活儿,供你在会计学校毕了业,搞到这份儿上不容易啊。怎么会提起离婚来啦?
      甲  行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不跟你谈。
      乙  怎么?
      甲  这个人哪,水平太低。
      乙  是啊,我倒是没有你高啊。
      甲  你想啊,谁没事儿离婚玩儿,这不是不得已而为之嘛。
      乙  怎么不得已而为之啊?
      甲  解放以前我怎么不说离婚啊?
      乙  那是啊,你要在那会儿提出离婚来,谁供你上学啊。
      甲  解放以后我也没说离婚啊。
      乙  那你这是怎么啦?
      甲  啊,是啊!
      乙  怎么回事儿?
      甲  你要知道他这个……一切事物他都在发展变化。
      乙  是啊。
      甲  去年的九月我升科长了。
      乙  是啊。
      甲  我和我老婆之前就难免产生一种啊——
      乙  什么啊?
      甲  这个……对抗性的矛盾。
      乙  什么叫对抗性矛盾呢?明摆着是你眼眶子高了嘛。
      甲  哎,你怎么能从消极方面看问题呢?
      乙  嗯?
      甲  你应该在事物中找它的积极因素。
      乙  嗯。
      甲  我升科长了。
      乙  是啊。
      甲  我的待遇提高了。
      乙  对啊。
      甲  我的生活也好了,当然我就需要爱情。
      乙  什么?爱情?
      甲  啊,我老婆她不爱我呀。
      乙  怎么?
      甲  甭说爱情,她连那种爱情上的普通话都不会说。
      乙  怎么还有这么一种普通话呢?
      甲  啊!
      乙  我没听说过。
      甲  是啊,你不懂啊。
      乙  怎么回事吧?
      甲  我举个例子跟你说明这个问题吧。
      乙  好。
      甲  在去年冬天,噢,那天下大雪,早晨起来,我披上大衣要去上班去可是我的围巾忘了,她拿着我的围巾追到院儿里,说的那个话能把你鼻子气歪了。
      乙  你瞧,她说什么了?让你生这么大气呀?
      甲  听着啊:“哎围巾,又忘了,冻着怎么办?围上!”
      乙  你看,这对你多么关心哪!
      甲  这个啊,命令主义呀!
      乙  命……
      甲  一点儿爱情的味儿都没有啊!
      乙  那么你说她应该息么说呢?
      甲  你知道吗,生活要有艺术性,凡是懂得一点儿爱情的人就会做到这一点儿。
      乙  哪一点儿呢?
      甲  应该把围巾往背后一藏,往这儿一站:“站住!你想一想忘记了什么东西没有?”
      乙 (做听着不舒服的表情)
      甲  那雪花儿直往脖子里跑,我当然就想起来了:“噢,围巾,给我吧。”“不给”
      乙  那还追出你干什么来呀?
      甲  哎,你不懂啊,要的是这个劲儿嘛。她不给,我当然就抢,她在前边儿跑,我在后边追——起码应该在我们院子儿里头围着那个影壁墙跑仨圈儿。
      乙  那么人们就不怕冷吗?
      甲  哎哟,你真不懂哟,有了爱情他就不冷喽。
      乙  哎,我做没这种生活。
      甲  跑着跑着她站住了,告诉我:“不许抢。”
      乙  什么毛病啊!
      甲  我当然就不能抢喽,我就跟她说好话喽:“给我围巾吧,我要去上班了,晚上早一点儿回来,给你带巧克力糖。噢,亲爱的,我的小麻雀!”
      乙  小麻雀?
      甲  她这才轻轻地把围巾给我围上,并且告诉我——
      乙  说什么?
      甲  “以后不要再忘记了,真要把你冻坏了我该怎么办?我将要多么悲衷、多么伤感、多么痛苦、多么难过……”
      乙  嗯,够多么讨厌呢!
      甲  “去吧,晚上早点儿回来,别叫我不放心,噢,亲爱的,我的小老鼠。”
      乙  小老鼠?
      甲  你听这怎么样?
      乙  这都快消灭了。
      甲  你想,要是照这样儿,谁听着不舒服呀!
      乙  嗯,谁舒服呀?我都恶心啦!
      甲  哎呀,这个人啊也是不懂爱情啊,你这个脑袋呀跟我老婆一样。
      乙  哎,你这是怎么说话呢?
      甲  我们俩就说不到一块儿去嘛!
      乙  当然了,她哪儿会这一套呀?
      甲  所以呀,我为这个事情非常苦恼啊,我现在是科长啊。
      乙  是啊。
      甲  在我们机关里,我也是个领导干部呀。
      乙  对呀。
      甲  可是那些领导干部我谁也比不了啊。
      乙  那么你要比什么呢?
      甲  比什么?我们行政科李科长的爱人是高中毕业,今年才二十五岁。福利股赵股长的爱人是大学生,今年才二十六岁。我们的人事科长和仓库主任他们俩的爱人都是老干部,也不过将将三十岁。方秘书那个家庭最幸福了。
      乙  怎么?
      甲  方秘书今年四十多岁了,可是他那个小爱人才十九岁。
      乙  你调查这个干什么呀?
      甲  哎,参考资料哇。
      乙  什么参考资料?
      甲  我为了这个事情进行过周密的调查:在我们整个办公大楼里边儿,结过错的干部一共有七十五个人,这七十五个爱人年龄的总数是一千七百二十八岁,每人平均二十三岁挂点儿零儿,是按四舍五入,实报实销。
      乙  你哪儿报销去呀!
      甲  我那个老婆今年三十二周岁还零六个多月,比平均年龄超过九点儿五岁,也是按四舍五入实报实销。她为什么比人家大那么多呢?啊?
      乙  噢,你这是嫌她老呀。
      甲  当然啦!
      乙  你也不小啦。
      甲  啊,不小啦,科长啦。我再一升处长,我们俩的矛盾就更大了。
      乙  噢,就因为你升了科长了,就要跟她离婚啊?
      甲  不是,刚一升科长的时候我没说离婚。
      乙  那么现在你为什么提出来啦?
      甲  是啊,当然现在应该提了。
      乙  怎么?
      甲  现在有人追求我嘛!
      乙  谁追求你呀?
      甲  就是我们科里新调来那个小吴。姓吴,叫吴贞,我们俩在搞恋爱嘛。
      乙  你这不是胡闹吗?你家里头有爱人,谁还跟你搞恋爱呀?
      甲  有爱人我脸上也没写着字,我不说她知道吗?
      乙  咳,那你是骗人家呀!
      甲  也不是骗她,就是没告诉她。
      乙  那不一样吗?
      甲  那当然不能告诉她喽,我为了忠实我自己的爱情,到必要时可以说点儿谎话嘛。
      乙  完全虚伪。
      甲  啊,要说我们俩的爱情,真是纯洁的,伟大的,神圣的,神圣不可侵犯的。
      乙  咳!
      甲  我为她可以牺牲一切,我连说话都能牺牲喽。
      乙  你这话我不懂,怎么连话你都牺牲了?
      甲  她爱听的话我就多说,她不爱听的话我就少说,我就不说。她喜欢做的事情,哪怕是我不喜欢,我也要做。比如我这个人啊最讨厌划船。
      乙  怎么您不好玩啊?
      甲  划船有什么好玩儿呢?又晒、又热、又累,划完船弄一身汗还得洗澡去那叫什么玩意儿!
      乙  那叫游戏。
      甲  游戏啊?义务劳动。
      乙  咳!
      甲  所以我不喜欢。可是有一天下了班,我去找小吴。我说:“贞,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好吗?”“不!划船多好玩儿啊?”她要划船,你说怎么办?
      乙  怎么办呢?你就说不去啊。
      甲  错喽,那你失掉爱情的意义喽。
      乙  嗯。
      甲  我说:“你这个提议非常好,划船好啊,划船有意思嘛。划船可以使人精神愉快,身体健康,肌肉发达,据说能够预防大脑炎,还能够治疗肺结核,好极了。我从打记事那天,我最喜欢划船喽。”
      乙  你这不胡说八道吗!
      甲  她喜欢的事情,我就应该喜欢嘛。
      乙  噢。
      甲  真划上船也有意思。天上有火烧云,下边儿有小凉风,我们的船在水面儿上荡荡悠悠。我在划着船,她在唱着歌儿,哎呀,很有诗意啊。
      乙  嗯,她还唱歌来着?
      甲  哎。
      乙  唱的什么歌儿啊?
      甲  唱的是《有谁知道他》。
      乙  怎么唱啊?
      甲  这样唱——
      乙  怎么啦?你踩电门上了?
      甲  谁踩电门上了?
      乙  那你晃什么呀?
      甲  划船呢嘛。
      乙  这是在船上哪?
      甲  哎。“晚霞中有一青年,他徘徊在我家门前,那青年他闭口无言,他把目光向我闪一闪。有谁知道他呢?为什么目光一闪?为什么目光一闪?为什么目光一闪?”哎呀,你听这个词多妙啊:“为什么目光一闪?”你说,他为什么目光一闪?
      乙  我哪儿知道啊?
      甲  这是真正的爱情啊。当时我两手一合:“噢,亲爱的,贞,请你从爱情的海洋中把我救上岸去吧!”
      乙  哎,你这是向她求婚呢。
      甲  是啊。
      乙  她怎么说?
      甲  她说:“啊,看这样儿恐怕连我都上不去岸了。”
      乙  那是怎么回事啊?
      甲  我们那船桨都开小差儿了。
      乙  谁叫你大撒手来着!
      甲  这一天玩儿得这个有意思啊。划完船我送她回家,路过一家零售商店,她要进去买水果儿,当时我很害怕。
      乙  这你怕什么呀?
      甲  离我们家太近,碰见熟人怎么办?
      乙  那可没准儿。
      甲  我想啊,买点儿水果赶快走。进去买了二斤香蕉,剥开一个我刚要尝尝甜不甜,就觉得后边儿有人拨拉我,一只小手儿直拨拉我脖子,回头儿一瞧啊——
      乙  谁啊?
      甲  我老婆。
      乙  得!
      甲  抱着孩子红着脸。小吴一看,疑心了:“哎,这是谁啊?”哎哟,我说:“她呀?”
      乙  谁呀?
      甲  嗯——保姆。
      乙  保姆?
      甲  我想敷衍过去不就完了吗,咳,我老婆火了:“什么?我给你生这么大个孩子,我成保姆啦?”
      乙  这话对呀!
      甲  小吴一听也懂了。
      乙  噢。
      甲  “噢,你有爱人,你在骗我啊?”我……我说:“我不是骗你,她是保姆。”
      乙  他是谁的保姆啊?
      甲  他就这孩子的保姆,连我小时候,她也是我的保姆。
      乙  不像话!
      甲  你不信你问这孩子呀。敢情更糟糕喽。
      乙  怎么?
      甲  小孩子不懂事啊,扎着两手刚要叫我,我没等这“爸”字叫出来,我就把香蕉给塞嘴里头了。我说:“小弟弟,哥哥给你个香蕉吃。”
      乙  拉平啦?!

                                                                            原作  王命夫  冯不异
                                                                                   1957.8.24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8)
    • 花花朵
    • 十二月 16th, 2007

    男人自古如此阿 anger

      • Ingrid
      • 十二月 16th, 2007

      也有不自古如此的~~

    • jessica
    • 十二月 16th, 2007

    sweat我的话可真多,都记不住说过些什么了。看来要实践一下“沉默是金”了!

      • Ingrid
      • 十二月 16th, 2007

      哈哈,亲爱的,想你了~~

  1. 不看看电视了,而且网络上也不怎么看这类信息的
    所以 就错过了grin

      • Ingrid
      • 十二月 14th, 2007

      嗯,嗯,了解~大家都差不多~~

  2. 哈哈  看来错过了很多东西呀!
    要不然这个也差点错过了

      • Ingrid
      • 十二月 13th, 2007

      错过什么呀~~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