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我的外婆是强人


刚才一边吃西瓜,一边在网上随便遛达,看到这篇文章,笑翻了。grin


我的外婆是强人

  强人者,某家外婆是也。年愈古稀,小学文化,离休干部。跟她一起生活过的,无
不暗中称之为“强人”。
  
  我们那姥姥。怀念我已故的姥姥。
  小时候我驼背,老是改不了。
  姥姥:以前我们闹饥荒,什么都敢吃。
  我:蟑螂呢?
  姥姥:吃啊,只要是背朝天的都敢吃。
  我……
  从此挺胸抬头

核桃
  
  外公:这次买来的核桃不错啊。
  外婆:是啊。
  外公:都很饱满,颜色也漂亮。
  外婆:就跟人脑子似的。
  众:…………
  

  如厕
  
  (舅舅习惯上洗手间时看报纸)
  外婆(用力敲门):睡醒了没?有人要用洗手间了!
  舅舅:…………
  
  表弟:我爸让我帮他找报纸,哪份是他的?
  外婆:有臭味的那份。
  表弟:…………
  

  步行
  
  表弟:我要去××大厦,该坐什么车?
  外婆:那么近,走过去得了!(拉着表弟走到阳台)看到没?那就是!沿着××路
一直走,到××路拐弯……
  表弟(出门后很久回来):我走了一个小时啊!
  (外婆提倡多走动有益健康)

  超级shopping
  
  我:外婆你买东西回来了……那是什么!二十升豆油!四十斤大米!还有十斤面粉
!还有这么多菜!你……是怎么弄回来的??
  外婆:蚂蚁搬家。
  

  天马行空
  
  外婆(说表弟):你的头发真的很长啊,该去剪了……现在剪发很赚钱啊,你们为
什么不去学剪发呢?……要是我年轻我一定去学,然后到澳洲给人剪头发去,那边剪发
可赚钱了……传统的就业观念要改变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看看我们现在,每
个人都想着考公务员……要是没有油水怎么会那么多人去考呢?……这说明我们国家的
体制中还是有很多弊病,腐败是个大问题啊……
  表弟:我服……  
  外婆(跟表妹聊天):你看看狮群,雄狮作威作福,欺负其它狮子,到年纪大了,
就被年轻的狮子赶出狮群。再看看李世民——玄武门事变杀了李建成、李元吉,还杀了
他们的儿子——后来武则天掌权,把她的儿子废的废,杀的杀——武则天的儿子就是李
世民的孙子——李世民杀了别人的后代,到头来自己的后代也被人杀了。可见报应不爽
的……
  表妹:我服……
  

  评论
  
  外婆:……他为了自己的理想,放弃原本可以享受的优裕的生活,甚至不顾自己的
健康,在穷乡僻壤里不懈奋斗……这样的人不值得欣赏吗?
  表弟:……你知道世界每年为反恐投入多少经费吗?
  (外婆欣赏本拉登)
  

  说明书
  
  外婆(边看产品说明书边打电话):一个“一”字,再加一个“三”字,那是什么
字?
  我:想不起来啊……等我去看看……
  外婆:嗯?是不是“B”啊?
  我:……
  

  刀具
  
  我:水果刀找不到了……
  外婆:我这有好几把呢,来,给你一把。
  我:……你怎么把水果刀都放在床头?
  外婆:方便。
  我:……
  
  外婆:这种刀质量不错,我给三个女儿每人买了一套,你帮我带回去——你看,一
套八把,长短粗细都有,砍骨的、切肉的、削水果的、切西瓜的……
  姨妈:我怕司机不让我上车……
  (外婆对刀具似乎有某种偏好)
  

  安全意识
  
  外婆:现在治安不好啊,在这里住,要不是我安全意识好,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众(私语):要真有小偷进来,死的八成是小偷吧……
  

  消费观
  
  外婆:这是我专门跑到农批市场买的青菜,每斤比楼下超市便宜两毛钱呢。
  舅舅:不错,挺新鲜——咦?那盒燕窝呢?
  外婆:我扔了。
  舅舅:妈——!!!!那可是专门从国外买回来的!!!!!
  外婆:我从不吃那东西。
  舅舅:你不吃可以留着送人啊!!!!
  外婆:自己都不要的东西拿去送人,缺不缺德?
  舅舅:……
  外公:我想吃,可她不准我吃……
  (外婆对补品有一种坚定的抗拒)
  
  
  姨妈:妈,这包鱼翅质量不错,你和爸有时间炖了吃。
  外婆:现在假货多,对身体不好。我看这包就不像真的。
  姨妈:怎么会呢妈……%※……%……※(解释半个小时)
  外婆:……我看还是假的……回头我给扔了吧。
  姨妈:……你要扔的话就还给我。
  外婆:不给。你拿回去肯定给吃了,我不能让假货害了你。
  姨妈:……
  (后来姨妈通过外公悄悄把鱼翅弄回去了)
  
  
  表弟:爸!奶奶又在清理东西了!
  舅舅:赶快去看看!啊……这个你要扔?……还有这个?……
  外婆:你怎么这么碍手碍脚的!
  (混乱过后)
  舅舅:呼……抢救到一盒西洋参,一盒霍斛……妈,你以后要扔东西,都扔到我房
间里来吧!
  

  机密
  
  (刚毕业时候,即将去一家公司报到)
  外婆:刚工作,在公司要虚心。
  我:是。
  外婆:凡事不要太跟人计较。
  我:是。
  外婆(忽然压低声音,附耳):多留个心眼,把公司的东西学会后自立门户——不
过可千万不要让老板知道……
  我:……这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吧……

  绝对唯物主义
  
  (表弟假期结束,即将回大学)
  外婆:来,让奶奶多看看。说不定你下次回来,奶奶已经死了,你就见不到奶奶
了……
  表弟:你怎么这么不吉利的!
  外婆:生老病死,很正常的。
  表弟:……我看你还有八十年好活……
  
  (报纸上报道某老太太上山拜神摔死)
  外婆:天底下最大的骗子就是所谓的神佛!骗人钱财误人事害人性命!我要是当官
的,就把那些神像都扔到臭水沟里去!!!!
  众:…………
  我:上次给你那个护身符,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表弟:恩……

  外婆:老头子,我们去海上田园看看吧。
  外公:不想去,你自己去吧。
  外婆:我自己去了,你在家摔死都没人知道。
  外公:大正月里的……

  (电视报道煤矿储量)
  外公:地下这么的煤,是怎么来的?
  外婆:远古的植物在地质运动中被埋到地下,经过漫长的时间,就形成了煤。
  外公:你怎么知道的?
  外婆:电视说的啊,我可不像你,只知道看体育节目——还只盯着人家的球飞来飞
去,不见你自己碰一下球。
  外公:……我年轻时候在学校还是体育部长呢!
  外婆:你还演过武松打虎呢。
  外公:……

  舅舅:桌子上的香蕉可以吃吗?
  外婆:什么话?老头子买回来的东西还不是要给你们吃的?
  舅舅:哦……
  外婆:儿子吃父母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父母吃儿子的东西是小心翼翼……
  舅舅:…………
  外婆:想当年家里没钱,还把金戒指卖了养你呢……
  舅舅:我不吃了,心里压力好大……

  (表弟当警察的,上班临出门)
  外婆:你怎么穿这么软的鞋?换双硬点的吧。
  表弟:怎么?
  外婆:遇上坏人,好给他一脚狠的。
  表弟:……这么狠?
  外婆:对坏人的仁慈是对好人的残忍!

  外公(看报纸):气价又要涨了……
  外婆:什么?
  外公:他们还说自己一直是亏损的……
  外婆:tmd!!他们还不如说是他们卖老婆来补贴百姓!!!
  (外婆严重不满能源价格屡屡上涨)

  外婆:昨晚有老鼠从窗缝里钻进来了,你们帮我把那个缝给封了。
  我、表弟:好。
  外婆:多贴一层,再贴一层……只管贴,胶带有的是……
  我、表弟:……好……
  我:贴了十几层了,老鼠肯定进不来了。
  外婆:进不来也跑别处去啊,要不我们换粘鼠胶来贴吧。
  我、表弟:…………

  外婆:帮我看看这个消毒粉该按什么比例兑水。
  我:哦……我帮你兑吧……
  (往盆里放水)
  外婆:够了够了,现在水很贵的,不用太满。
  我:就这么一点也要省?
  外婆:节约一点也是节约。
  我:……是……那剩下这半包消毒粉要放哪?
  外婆:收着麻烦,扔了吧。
  我:…………

  我:衣服还在天台上晾着呢,我去收下来吧。
  外婆:我跟你去。
  我:就几件衣服,不用两个人吧?
  外婆:你上去得少,别被人当成偷衣服的。
  我:这里保安都认识我。
  外婆:我想爬爬楼梯锻炼下不行啊?别以为每天坐在家里是好事,会坐出毛病来
的。
  (翌日)
  外婆:我去天台收衣服。
  我:我跟你去吧。
  外婆:切!就几件衣服两个人上去干吗?
  我:…………

  外婆:每天那么多家务,烦死了……
  姨妈:那今晚我来做饭吧。
  外婆:好啊。
  (姨妈下厨)
  外婆:——不对,不是这个锅。
  外婆:——不对,要先放油。
  外婆:——不对,要先用糖腌一下。
  外婆:——不对,要盖上锅盖。
  外婆:——不对,还没熟呢。
  外婆:——不对,要……
  ………………
  姨妈:妈!你不要一直在这里转!我也做了几十年的饭啊!!!!

  外婆:每天那么多家务,烦死了……
  我:我帮你洗碗吧……
  外婆:算了,你都不知道我怎么洗的。
  我:以前又不是没洗过。
  外婆:你们洗的又浪费水又浪费洗洁精。
  我:…………
  外婆(夺下碗):放下放下——走开——厨房这么小别一直挤这里——
  
  (无法闲下来的外婆)

  舅舅:这次出差,看到一种古藤做的拐杖挺不错的,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帮你带根过
来。
  外婆:好啊,我拿了这拐杖,上打臭×××(舅舅的名字),下打臭***(表弟的
名字)。
  舅舅:……
  外婆:小时候瘦骨伶仃,舍不得打——现在可是身宽体胖了,嘿嘿。

  外婆:你成天呆在家里对身体不好的,多出去走动走动,别这么老态龙钟的……
  外公:我今年八十一了!

  外婆:你舅舅很辛苦呢,成天在外奔波忙碌,我这当妈的看了心里都不好受……
  我:外婆你别这么想嘛……
  舅舅(开门近来):我回来了——有没有东西吃?
  外婆:你当家是旅馆啊?想来就来!你当我是厨师啊?随时给你做饭!
  舅舅:……每次回家都要看你的脸色……
  我:舅舅,外婆经常在你背后说你好话的,真的……

  (晚饭)
  外公:这个蛏子,好像不怎么样啊……
  外婆:还贵呢,我当时就觉得不怎么样……
  我:那你怎么还买?
  外婆:我先挑了牡蛎,觉得不好,放了回去;又挑了花甲,觉得不好,再放回去;
最后挑了蛏子,那个卖的脸都绿了,我觉得不好意思不买了……
  我:…………
  外婆:哼,下次不去那家买海鲜了。

  外公:咦?怎么电水壶不动了?
  外婆(目不斜视):螺丝掉出来了。
  外公(拿起水壶看):真的掉出来了,快拿螺丝刀来拧紧吧。
  我:哦,好。
  外婆:根本不用螺丝刀,那个螺丝只起一个接触的作用,按回去就行了。
  我(按):哦,真的……
  外公:你怎么知道的?
  外婆:我可不像有些人,一件东西用了几年,还不知道它的原理。
  外公:……我老了,没用了……

  舅舅(外出回来):妈……你拆风扇干吗?
  外婆:零件松了,修一下。
  舅舅:哇……这个都会,你可真厉害。
  外婆:谁让我白养了个念机械的儿子……
  舅舅:…………

  (外婆平时有练气功……一天深夜起来喝水,见厨房灯亮,推门只见外婆背门而
立,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弯腰双手拄在桌子上……巍然不动,俨然渊停岳峙……)
  我(肃然):外婆……这么晚还练功啊?……
  外婆(转头,含糊道):肚子饿吃蛋糕,你吃不?
  我暴汗……
  (吃蛋糕居然摆这么酷的pose)

  外婆:最近汽车追尾事故多,你开车小心点……
  舅舅:哇,妈你还知道“追尾”这个词啊?
  外婆:嘁!
  我:她连航天器返回要“点火”都知道……

  (外婆在窗口拴了个布条)
  舅舅:妈,你栓这布条干吗?
  外婆:研究下这窗口的气流——你看窗口明明没有风吹过来,这布条却忽内忽外,
忽上忽下——是不是很奇怪?
  舅舅:嗯,高楼间的气流是比较复杂的。
  外婆:是不是跟风洞有些像?
  舅舅:哇……风洞!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外婆:百慕大三角的飞机和轮船会不会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失踪的呢……
  众人:哇……
  (风洞:一种洞式管道,其中有已知流速的空气吹过,用以确定放在风道中的物体
所受到的风压作用。)

  外婆:×××(二姨妈)从小就很老实呢,小时候跟***(小姨妈)打架,***一头顶
在她肚子上,她明明可以回一拳的,愣是不敢出手……
  我:……两个女儿在打架,你这当妈的就在旁边看着?
  外婆:她们感情好,难得打一回……
  我:…………

  外婆:你这套衣服挺好看的嘛……
  大表弟:哦……
  外婆:你看××(大表弟的名字)就会买东西,买的东西都挺好看,你也学着些
啊。
  小表弟:……
  外婆:你这套衣服哪儿买的,带***(小表弟的名字)也去买一套吧。
  大表弟:……学校发的球服来着……
  小表弟:我承认他比我帅行了吧……

  (表弟国外念书)
  外婆:听说他居然留了一头长头发!太过分了!
  我:国外的风气跟这边不同嘛……
  外婆:他回来要还是长头发就不让他进家门!
  (数月后表弟放假回国)
  我:咦,听说你留长头发,也不是很长嘛。
  表弟:……一回来就被押着去剪头发了……
  外婆:嘿嘿,这样多精神!

  外婆:听说他又把头发留长了!
  我:……
  (表弟第二次放假回国)
  我:回来了?
  表弟:嗯。
  我:好像比预算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
  表弟:……(悄声)下飞机后去处理了头发才回来的……
  我:……你辛苦了……
  (路上十几个小时还带着大堆行李去理发店……)

  
    外婆:唉,年纪大了就是没用,记性都没了,大概要得老年痴呆症了。
    我:你说哪的话,人家金庸年纪比你大还去念书呢。
    外婆:说起金庸,他们家族还真出人才啊,徐志摩就是金庸的表兄呢。不过金
庸说了,徐志摩到剑桥是谈恋爱去的,他自己到剑桥是做学问去的。
    我:……你怎么知道?……
    外婆:去年电视节目上说的。
    我:……你记性真好……
    外婆:哪有啊?年纪大了,记性很差的…

  (吃水果)
  外婆:要多吃水果,有益健康——俗话说,一天一苹果,医生都饿死……
  众(汗):……不是这么说的吧……

  外婆:……那些石油大亨、房地产大亨赚那么多昧良心的钱,死后大老婆小老婆情
妇大儿子小儿子私生子争财产争得一团糟,要是他们地下有灵啊——
  众:……怎么着?
  外婆:——非气得再死一次不可!

  (家里买了张新的摇椅)
  舅舅:……妈,你不要坐在摇椅上吃饭啦,离饭桌那么远。
  外婆:没事,摇一下就夹到菜了。
  舅舅:……你不累啊?……

  (外公腿病发作,行动不便,买了张轮椅)
  我:……外婆,你怎么坐在轮椅上看电视?
  外婆:呵呵,老头子睡觉去了,轮到我享受一下了——(不时推动轮椅)看,还能
自己推着走呢。
  我:……你还真不忌讳……

  外婆:……她上次带了一坛子萝卜干,个个跟小耗子似的,看了都怕……
  我:……小姨妈去年给你带的萝卜干你还念叨着啊?
  外婆:这不是还没吃完吗?
  我:……
  舅舅:你来晚了,她已经从西班牙侃到潮汕地区,从国际形势侃到食品卫生了……
学学这种思维,很有用的……
  我:我没那么渊博啊……啊!炉子上是什么?
  外婆:糟了!炉子上还在煮东西呢!
  众:……
  外婆:还好没烧干……唉,我们家用煤气咋这么费呢?
  众:……
  外婆:说起煤气啊,一直涨价,这些垄断行业真是不象话……
  众:哇……(又开始了)

  舅舅:妈您真厉害,这么身体硬朗,精力旺盛……
  外婆:我前两天听说有一个老太太,身体特别好,七十多岁的人就跟五六十似的,
别人问她怎么保养的,她说,我要感谢我的丈夫和儿子——这两个懒东西在家啥都不
干,把劳动锻炼的机会都让给了我……
  舅舅:……你不是在指桑骂槐吧?
  外婆:呵呵,只是刚好想起而已……
  

  (外公耳朵背)
  我:外公你要不要吃点心?
  外公:啊?
  我:……外公你要不要吃点心?
  外公:啊?
  外婆(声音从厨房里传来):他问你要不要吃点心。
  外公:哦,刚吃过了。
  我:……
  (外婆嗓门大)

  (外公外出)
  外婆:老头子真是越老越不象话……※…………%……%◎#¥
  我:……
  (门响)
  外婆(捂嘴):回来了!别让他听到。
  我:外公不是耳朵背吗?
  外婆:他只有一只耳朵背,不知道他现在哪只耳朵对着这边……
  我:……

  外婆(接电话):……哦,他在房间里,我叫他——咦,正要叫你接电话呢,刚好
你出来了。
  我:……在房间里就听到了……

  (午饭)
  外婆:你们先吃着,我有件事情要做。
  我:什么事?
  外婆(操刀):我要去杀了那几个芭乐。
  众:…………
  

  外婆:老头子腿脚还没好就跑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一会儿找他去……
  (外公从门外进来)
  外婆:回来了?谢天谢地。
  外公:怎么?
  外婆:正想出去看看各个墙脚下,看你是不是摔倒在那儿……
  外公:……

  外婆:×××(舅舅)的鞋子真脏,我拿到他房间里去,让他自己熏自己……
  众:…………

  (电视报道有研究生因自救能力差在山洪中丧生)
  外婆:唉,可惜!现在有些知识分子就是不爱锻炼身体,光有知识,没有身体怎么
行呢?
  我:是啊,身体是革命本……你干吗忽然扭秧歌?
  外婆(一边扭秧歌):说到做到啊。

  客串一个某家奶奶的……
  
  (话说某日奶奶跟爷爷闹矛盾了)
  堂妹:爷爷奶奶你们别生气了,我带了相机,给你们拍个合照吧?
  奶奶:那好吧……
  爷爷:不拍!
  堂妹:……
  奶奶:哼!我少说也比你漂亮十倍,跟你拍照便宜你了!不拍拉倒!
  爷爷:……
  众:……

  (外公患有痛风,还挑食嗜酒,外婆苦劝不听。因此每逢外公痛风发作——)
  外婆(一边殷勤照料,一边笑):让你馋,让你馋……
  外公(装作没听到):……

  外婆:……这青菜是超市最贵的,还无公害,上次×××(老家亲戚)来,我买这
个请他们吃,居然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我:……人家屋前屋后都是吧……
  外婆:番薯叶怎么了?营养丰富着呢!
  我:……可他们是用来喂猪的吧……
  

  外婆:我少打电话,帮×××(舅舅)省电话费,他反而说没必要省这些,真
是……
  我:我想你少扔些东西舅舅就很满足了……
  (刚刚找电话机,外婆说把家里几部闲置的电话机都给清洁工了,里面还有全新的
子母机……)
  外婆:反正放家里用不到跟废物一样,不如给了人换几个钱,就当做善事嘛!
  我:……

  (晚饭)
  外婆:人也不要活太长的好,不然成天受气,寿则多辱……
  舅舅:寿则啥?什么意思?
  外婆:寿则多辱,这是庄子说的,意思是活久了就多受气。
  众(汗):……
  舅舅:妈你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庄子的?——庄子这么说可不对啊,没看到那么多孝
顺儿女的,根本就扰乱社会安定嘛,要是在毛泽东时代,早就被打成右派了!
  外婆:哈哈哈……
  (“要是在毛泽东时代,早就被打成右派了”是外婆的经典用语)

  (外公喜欢养鸟)
  外公:你去帮我买两只芙蓉吧。
  我:哦,好啊……(转念)不过,要问问外婆吧?
  外公:呃,好吧,你去问吧……
  外婆:什么?要养鸟?谁来喂?谁去买鸟粮?谁清洗鸟笼?谁打扫阳台?爱听鸟叫
到公园里去听好了,我可不想睡个午觉还有鸟在耳边唧唧喳喳。
  外公:……算了,别买了……
  我:……
  (因为外婆的原因,家里一只鸟都没有)
  

  外婆:吃饭了!
  我:来了……你怎么把筷子都直插在饭里,这在乡下好像是……
  外婆:祭死人的,但方便卫生,别愣着了,吃饭。
  我:……

  (看电视)
  外婆(指着电视里):你看你看,这个人跟老头子多像,动不动就发火,眼珠子都
瞪得凸出来……
  外公(似乎没听到):……
  (看杂志)
  外婆:你看,这图片上的人跟老头子多像,拄着根拐杖走得颤巍巍的……
  外公(郁闷):这上面就一个背影你也要说像?哪里像?

  (家里消毒碗柜有两层,每层一个通电按钮,但断电的按钮只有一个共用的)
  外婆:……上面臭氧消毒只要十分钟,下面红外线消毒却要二十分钟,可到了十分
钟我一断电就连下面的一起断了,怎么办啊?……
  我:……断了之后再把下面的再开一次嘛……
  外婆:对啊——你真聪明!
  我:……(因为这种事被夸奖,忽然觉得悲哀)

  (外公腿脚不便,舅舅给外公买了个手机,好在外公出去时候随时联系,但外公似
乎没什么兴趣,外婆倒让我教了她使用方法,之后——)
  外公:刚才电话响了好几次,每次都一两声都没了,不知道是谁在捣乱……
  外婆(从厨房出来拿着手机,笑):嘿嘿,是我打的。
  我:……这几天你好像每天都打几次……
  外婆:我要多练练嘛,别忘记了……

  (外婆开始使用手机了。在办公室,手机响,是外婆的手机号码——)
  我:外婆?
  外婆:是啊,一会儿我跟外公要出去,可能回来得晚,你回家自己弄点吃的吧。
  我:好……你现在还在家吧?
  外婆:在啊。
  我:……那为什么要用手机打?……
  (过了片刻,收到姨妈短信:外公外婆去哪里了?打家里电话没人接,打手机却是
关机。)
  我:…………
  (晚上回家,外公外婆也回来了)
  我:外婆,你的手机没带出去?
  外婆:带了啊。
  我:那怎么关机了?
  外婆:我关的。
  我:为什么?
  外婆:我又没事找你们,开着干吗?
  我:……你不找别人别人也要找你啊!
  外婆:我才不要被人打扰。
  我:…………

  (这个是N年前的了,当时我还在老家念高中,跟外公外婆在不同城市……某夜,
门铃响——)
  我(开门):咦?!外公——你怎么来了?
  老妈:爸!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外公:嗯……闷了出来走走……
  (外公进了房间后)
  我:奇怪,外公怎么来得那么突然的?
  老妈:嘘……八成是跟外婆吵架跑出来的……
  我:……

  (N年后)
  外婆:以前老头子闹情绪就跑到女儿家里去,现在腿脚不好跑不了啦……
  我:…………

  外婆:今天看报纸,说老人走路要慢,吃东西要慢,做什么都要慢半拍才好……
  我:是有这说法啊……
  外婆:可是我做什么都是快半拍……
  我:……你还没那么老啦……
  外婆:我都七十五了!

  (银行,外公在窗口取款——)
  外婆(忽然大喝):喂!!!你想干什么??
  路人甲:我……我没想干什么啊?
  外婆:那你凑那么近作什么??
  路人甲:我……
  (银行里全部视线集中)
  外公:…………
  (从此外公不敢再跟外婆一起去银行了)
  

  (楼价格不断上涨)
  外婆:报纸上说如今卖楼的人是疯子,买楼的人是傻子,我还没到傻子的地步,所
以如今房地产的广告我都不想看了——等哪天楼市崩盘,有房地产商要跳楼了,我倒是
想去看看。
  众:………………

  我:咦,那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外婆:周林频谱仪,从四姨婆那里拿来给外公用的。
  我:她送给外公的?
  外婆:哪里?这台本来就是我买的——以前她本来身体不大好,我就给了她保健
用——没想到她自己不照,只在下雨天用来焙衣服!
  我:噗!!
  外婆:真是乱七八糟……

  (外公在客厅看电视)
  外婆:老头子真是霸道,成天占了电视看体育节目,这些年来我都没几部电视剧看
得完全的……
  外公:……
  外婆:我真不知道比赛有啥好看的,两队跟有深仇大恨似的,姚明球打得好了,人
人往他脚上踹……
  外公:……
  外婆:体育本来是要强身健体的,可看那些运动员,个个弄得一身伤病,适得其
反……
  外公:……
  外婆:更奇怪的是,老头子成天看体育节目,自己却什么运动都不做……
  我:外婆,外公到房间里去了……

  (舅舅帮外婆买东西回来)
  舅舅(笑):妈,帮你跑那么多路,该给我点劳务费吧?
  外婆:劳务费?我给你机会学做家事,你应该给我交学费才对。
  舅舅:…………
  外婆:对了,房子该交管理费了,快拿来——还有,每次都要我费口舌提醒你,你
还要补偿我嘴皮费。
  舅舅:……幸好你没有当老板……

  舅舅:妈你这件事情这样做不……
  外婆(一掌过去):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
  舅舅:……妈你解决问题总是诉诸武力呢?
  

  (晚饭)
  外婆:你身体还没好,肉类不要吃了。
  外公:哦……
  外婆:豆类和蘑菇也不要吃。
  外公:……那给我倒点醋。
  外婆:你这病还是不要吃酸的好。
  外公:……那来点辣椒。
  外婆:刺激性的东西也不要吃了。
  外公:……那我吃什么?
  外婆:青菜啊!多吃点。
  外公:…………你帮我买方便面去!!
  我:哦……
  外婆:真是,又吃垃圾食品!
  (外公不喜欢吃青菜)

  表弟:拖鞋怎么一双都没有了?
  外婆:家里拖鞋不见了,就到你舅舅房间的床底下找去——家里只有他这么丢三拉
四的,把拖鞋穿进房间就忘记穿出来。
  表弟:……啊,找到了三双……

  (看电视)
  外婆:这部电视剧拍得真差,拖泥带水,节外生枝,里面的人物要么是神经质,要
么是弱智,真是无聊……
  我:……外婆,都快十二点了,你还不睡吗?
  外婆:近来在追着看这部电视剧嘛。
  我:……

  (饭馆)
  舅舅:你们要吃什么?
  外婆:随便了,什么都好.
  舅舅:哦,来个片皮鸭……
  外婆:那东西热气,**(表弟)正上火呢,不能吃。
  舅舅:那炒个花甲?
  外婆:这家的花甲炒得不好,肉都炒没了,一盘子全是壳。
  舅舅:……
  (点了几个菜之后)
  外婆:怎么都是海鲜?老头子有痛风不能吃海鲜,快换几个。
  舅舅:……这里是海鲜酒家啊……
  (换过菜之后)
  舅舅:主食要个米饭吧……
  外婆:有没有搞错?在家天天吃米饭下馆子还吃米饭?
  舅舅:妈你不是说随便的吗?……

  (讨论某地)
  外婆:……我才不去那地方呢!那个地方啊,除了房子就是人,除了人就是垃圾
堆,没别的了!
  众:……真是高度概括……

  (舅舅开车带家人外出)
  外婆:今天难得坐一回***(舅舅)的车。要是我有钱啊,就雇***(舅舅)当司
机,每天开着车带我出去兜风。
  舅舅:……你想雇的司机也贵了点吧?
  (舅舅怎么说也是个老总……)

  (吃饭)
  外婆:这个菜不错吧,是×××(表妹)做的哦……
  众:不错啊……
  外婆:我策划指导的,嘿嘿……
  众:……

  外婆:上次你说不见了的那件衣服找到了没?
  我:啊……在舅舅房间里找到了……
  外婆:我说嘛,你舅舅的房间就一贼窝……
  舅舅:……

  外婆:邻居家的俩口子也没吃什么好东西啊,怎么就又高又壮,满面红光。再看看
我的女儿,总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想起来就伤心……
  我:……五十岁的人能像二姨妈那样,已经算保养得不错了吧……

  外婆:今天我给你留了张报纸,上面有国外学者对中国房地产状况的评论。
  舅舅:妈你真是太关心社会了。
  外婆:我也给你留了张报纸,有警察执行任务时牺牲了,你看看有好处。
  表弟:……
  外婆:老头子,这一段你要看看,关于老年人饮食的。
  外公:……
  外婆:还有这个,手机费用下调了,你们用手机的也都看看。
  众:……家庭版《有报天天读》……

  外婆:现在×××(舅舅)是一家之主啊,家里的事都他说了算。
  我:……不是吧……
  外婆:只是他经常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让我忍不住打他屁股。
  众:…………

  外婆:老头子,吃玉米了……
  我:外公刚刚说出去买东西了……
  外婆:又出去?今天第四次了。
  我: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买了?
  外婆:哪里有?老头子就一怪人,钱进了他口袋就拼命咬,咬得口袋都快破了,不
花出去就不舒服……

  (外公买了一瓶雪碧回来)
  我:外公,你买雪碧干吗?
  外公:听说雪碧含有小苏打,对痛风有好处……
  外婆:你又买雪碧干吗?
  外公:那天你不是说我可以喝雪碧的……
  外婆:那有?碳酸饮料喝多了,小心骨质疏松。
  外公:……反正已经松了,无所谓了……
  外婆:哼,你死猪不怕烫啊?

  (台风过后)
  外婆:……听说这次灾情可严重了:水稻全倒了,杨梅全掉了,香蕉全断了,橄榄
就剩那么几颗在枝头摇摇欲坠,鱼塘里鱼都跑大海里去了……
  外公:等等,鱼塘里的鱼怎么会跑大海里去?
  外婆:你真罗嗦,这点道理都不明白?难道还要我跟你说鱼从鱼塘里流入河里,又
流入江里,最后流入大海里?
  外公:……可那是淡水鱼吧……

  外婆:这次台风别的地方受灾那么严重,我们这里倒说因为台风积了很多雨水,可
以多卖几百万元了——典型的幸灾乐祸!
  众:…………
  (深圳水价真的很贵啊……)

  外婆:吃饭了——老头子,这道菜里面的松子对你身体有好处,多吃点。
  外公:哦……
  外婆:不过里面的青豆、花生、蘑菇丁、腊肉丁你是不可吃的。
  外公:…………
  (这道菜的原料:青豆+花生+松子+蘑菇丁+腊肉丁)

  (舅舅有一套单身公寓,租给了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孩子)
  我:舅舅,今天那孩子来电话,说水管出了点问题……
  舅舅:哦,那这两天找人去修吧。
  外婆:什么?水管又出问题了?×××(舅舅)你怎么搞的?人家一个大学刚毕业
的孩子一个人到这边容易吗?每个月租你的房子容易吗?你还弄得缺东少西的给人添麻
烦!你不想想你自己的儿子在外头念书,租的也是人家的房子,要是也这么累,你这当
父母的不心疼?将心比心……对了,那公寓里的煤气管用了好几年了吧?(迅速拿出一
段煤气管)我这里有新的,明天给他换上,别万一出什么事情可对不起人家父母……
  舅舅:……说得我很作孽似的……
  我:……那孩子知道你这么关心他一定会很感激的……
  外婆:你在这里有舅舅外公外婆照顾着,人家可是孤身一人在外……
  我:……是是是……
  (下次关于那公寓有什么问题还是不要让外婆知道的好……)

  外婆:唉~最近牙齿出问题了,开始跟我要钱了。
  舅舅:你的牙齿服侍了你几十年,才第一次跟你要钱,你就别叹气了……
  外婆:说什么屁话,你老娘也服侍了你几十年,跟你要过钱没有?
  舅舅:…………

  (上午)
  外婆:这牙齿越来越不行了,还是拔了吧。
  (中午)
  舅舅:妈你不是要拔牙吗?我周末找时间送你去医院……
  外婆:已经拔掉了。
  舅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6)
    • 孤心寒
    • 七月 20th, 2006

    呵呵厉害哦
    乐歪了gringrin

      • 蒙巴
      • 七月 20th, 2006

      grin

    • 随风
    • 七月 9th, 2006

    gringrin哈哈,太有意思了~~~怪不得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tushe

      • 蒙巴
      • 七月 9th, 2006

      嘿嘿

    • 小新妹妹
    • 七月 9th, 2006

    gringrin好幸福的外婆,这外婆太好玩了,我想这外婆一定不会老得很快。因为这外婆有一颗童心一样的东西

      • 蒙巴
      • 七月 9th, 2006

      grin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