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近况—转院了


       从妈妈发病到今天整一周了。前五天一直在市急救中心治疗。按医生说主要是止血、降颅压。妈妈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好转,只是不再呕吐,但仍不敢睁眼睛,头还是晕。由于患脑出血的病人是不宜移动的,稍有不甚就会再次出血造成不可挽回的事故。所以我和爸爸一直犹豫不定是否要将妈妈转到另外一家治疗脑血管疾病技术比较好的医院。这五天托亲戚、朋友打听,得到的意见是一半建议转院,因为急救中心的技术实在差,设施也不行,临时救急还凑合,不是治病的地方。另一半建议不要动——原因就是我和爸爸担心的脑出血如果移动会造成更大的危险。就这样在急救中心呆了五天。
       这些日子每天我都在医院照顾妈妈,医生建议多多补充睡眠,以促进大脑的恢复。因此除了换液、协助护士做些检查,其余时间我都安静的靠在窗台边观察。我常常听到窗外传来一些撕心裂肺的哭声——这是120急救中心,可能大多意外之灾的病人都会送到这里——这些哭声让我非常烦躁,临近崩溃!我实在听不了这些声音,更怕妈妈听到这些声音。后来的两天里妈妈总是产生幻觉,让我特别恐惧。周五晚上我从医院回到家,总感觉不对劲,心烦意乱,特别惦记,马上打车赶回医院,握着妈妈的手,柔声安慰。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睡,辗转思量,最后决定还是要转院,耽误治疗更可怕!
       周六一大早,带着CT片子赶到中心医院,托人将正在开周会的神内科主任叫出来帮妈妈分析了病情,主任问了妈妈目前的血压、呼吸等情况,然后很坚决的说:“现在就转过来!路上小心些不会有危险。”闻此言,我像吃了颗定心丸,感觉妈妈终于可以好起来了!叫了中心医院的救护车,爸爸、表弟、我三个人终于将妈妈安全顺利的转到了市中心医院。妈妈到了中心医院心情明显好了起来,可能她也感觉终于来到安全的地方了吧。
       转院后,家里人觉得终于可以松口气时,主治医生给我和爸爸谈了妈妈的病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并让做好开颅手术的准备。这些话让我和爸爸的情绪再次陷入谷底。我知道爸爸心里非常难过,可还在一个劲儿的安慰我,让我坚强些,要面对现实,不要在妈妈面前流露出来。是的,我要坚强,不单不能在妈妈面前掉泪,也不能再让父亲为我上火操心!在病房里我强做轻松,安慰妈妈说过不了多久就能好,再忍忍,好好配合治疗。
       这里的医生不建议打镇定药,妈妈的睡眠变的不好起来,总是烦躁的睡不踏实。看着妈妈难受的样子,我的心揪的紧紧的。中午,妈妈吃了一碗小米粥,晚上吃了半个苹果。妈妈终于可以吃东西了,这一点让我觉得稍安慰了些。
       晚上从医院出来,真感觉身心疲惫,出租车广播里正放着笑话,我噼里啪啦的掉泪,止都止不住。估计司机吓坏了,问了我几句:“姑娘,没事吧?”,“有什么事要想开些”,见我只掉泪不说话,也就不吭声了,然后悄悄的关掉电台。一路静静的到家,伴随我眼泪的除了风声就是汽车的马达声。唉。
       最后谢谢朋友们的安慰和祝福!我会坚强!
       愿我的妈妈能早日恢复健康!妈妈一定要好起来!!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最坚强的妈妈!一定要好起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6)
    • 蓝蜜蜂
    • 四月 25th, 2007

    声音鬼死甜,你一口一个姐姐,害我都紧张了…
    下次别跟我这么客气…

      • Ingrid
      • 四月 25th, 2007

      姐姐一定要叫的,不是客气~
      林宝宝说的几句话透着活泼、透着机灵!真可爱!
      真的要谢谢姐姐的关心和问候!

  1. 再次送上祝福 , 祝Ingrid的母亲早日康复 shy

      • Ingrid
      • 四月 25th, 2007

      谢谢井宿!

    • RollingStone
    • 四月 24th, 2007

    Ingrid說:「成熟是一種經曆過風霜雪劍的磨砺,如梅花香自苦寒來的暗香襲人。」
    cool想哭的時候,深呼吸、深呼吸!
    脫離難過的漩渦,眼前自然海闊天空。保持心清目明,才能面對未來的挑戰。

      • Ingrid
      • 四月 25th, 2007

      嗯!我记下了!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