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日晨撞在门框上


  看到网上诸多版本的“我爸是李刚”,古龙版的很有意思,我也来篇古龙版的日志吧,记录一下周六自己制造的“悲剧”。。。
  十月清晨,雾气微寒。
  路上有一辆车,车上有一个人,女人。
  她开得很快。
  心里总在盘算下一个计划的人,开的岂非都很快。
  她两天前跟近郊云天铺子的大师傅通过一个电话,她要去铺子里换涨紧轮。事成之后,近期来困扰邻里车发动的啸叫声将绝迹于江湖。
  云天铺子,江湖上本没有人知晓。自她庚寅春在铺子里用银子换回了那辆车,云天铺子便声名鹊起。
  她忽然驻车。
  云天铺子岂非就在附近。
  铁架挡住了去路。
  一般人看到此早就吓得去铺里唤人了,但是她没有去。
  情况不一般,她知道,开车有时候要拼勇气,尤其心中着急办另一件事。
  路上没有一人,冷清的有些可怕。她恍惚间忽然忆起自己在武林名声最响的那个名号,马路杀手。她微皱眉头,一脚油门踩下去。车用了四十码在路面画出了一个美丽的曲线。
  她一言不发,轻咬嘴唇。内心却全无表面的沉静,沉浸在画曲线的喜悦中。 再过几分钟,喜悦便可在脸上洋溢。
  但是进云天铺子比绕过铁架还要困难得多。
  铺子口就在路边,有个陡坡,她撇撇嘴,踩油门,四十码。
  忽然一声巨响,车身震动,但车依然震动着进了铺子。
  铺子里的人们被响声震得一片寂静。
  她摇下车窗,远处有一个声音响起来:“吓死我了,以为墙塌了。”
  此刻她心中依然想的是下一个计划。
  她下了车,远处的人走近,看上去还很年轻,穿着云天铺子的工服,只是手上有些油污。他是云天铺子的钣金大师傅。
  那人淡淡道:“你有保险么?”
  “是。”这岂非就是最好的回答。
  他道:“你知道保险电话么。”
  她盯着破碎的前杠,一阵慌神,道:“我打114问”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道:“你撞在我们铺子口,保险不一定赔银子的。”
  她脸色已变了,道:“你确定?”
  他道:“江湖上著名的保险铺子从来是陪银子的,你岂非投靠的他们?”
  她道:“平安。”
  他道:“看你人品。”
  她道:“平安乃堂堂江湖一大号,小女子投的是全保,他们岂非该赔银子么?”
  他道:“我也要提醒你一件事。”
  她道:“你说。”
  他道:“论铺子实力,在你之前,人寿铺子都是赔银子的,但平安未知。”
  她心一横,道:“不赔我就去平安老号讨说法!”
  他道:“看你人品,你应尽快联系。”
  她拨通95511,半个半个时辰后,平安号派来两个捕快。
  一根烟的功夫捕快已完成勘察,口头商定后匆忙离去。
  他走过来,咬牙道:“只是写的配件和喷漆费,工时费没有加。”
  他接过了她手中的车钥匙,道:“这怕是要用些日子,三天后来取。”
  她摸着破碎的前杠,车身是冷的,她的心岂非要更冷一些。道:“我明日还要考试,想用车。”言罢欲转身离去。
  他从背后叫住她,道:“也许我能让你今天提车,不过要一直等到晚上”
  她身子微微一震,没有回答,眼中满是希望。
  他道:“早前一位客官定的前杠可先让给你!”
  她道:“我等。”
  她走到铺子外铁架旁。她不得不相信,自己还是江湖上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马路杀手。一个40°的斜坡加90°的拐弯可以废了她的车!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8)
  1. 呵呵,幽默感十足

    • 小米
    • 十一月 5th, 2010

    写得真好,尤其中间那段。哟哟问句,姐姐你这小车啥牌子的呀?

  2. 疼!
    车疼!
    她的心也很疼,不过却强作冷静,
    她只是看到日渐消瘦的钱包君后,才隐隐感到难过!

  3. 马路杀手,好像大多是形容初开车的女孩子的,嘿嘿。

    • @an9, 男的马杀也灰常多。。。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