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


       已进入三九,气温越来越低,今天最高温度“官方”给的是0度。早上等车时,发现几乎所有的车窗外都挂着白白的一层霜。上了公交车,抱着车内栏杆,望着窗户上千奇百态的霜花,竟然失神了……
       想起小时候寒假回老家,每天早上吃过饭,爷爷就会把小饭桌放到炕上,然后叼着烟锅笑眯眯的看我做寒假作业或是写毛笔字。有一次小桌老是放不平,大娘翻出堂哥的书垫桌角,那本书很旧了,页脚已磨圆,封面是水粉人物画,下面四个隽秀的大字“少年文艺”,我忙抽出仔细读起来。记得好像是1982年的一期,里面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宗璞对霜花的描写,具体词句已经记不得,只记得在宗璞的笔下,玻璃上的霜花是那么美,是漫山遍野的山花,是郁郁葱葱的森林,还有林间嬉戏奔跑的小鹿……当时爷爷家还住老院子,窗户是那种上开的,上面是一个个的木格,糊着一层窗户纸,下面是两块大一点的玻璃。自从看了那本《少年文艺》,每天天一亮,我都会围着被子看窗户上的霜花,在密密的森林里,寻找小鹿的影子~~
       在我幼小的心灵里,霜花的世界是那么的曼妙绝伦,不禁使我赞叹大自然鬼斧神工。同时让我感慨不已的是这种美却如昙花一现般短暂,它总是随着阳光消逝。然而变幻莫测的霜花让我可以天马行空的无限遐想,那些玻璃窗让我在寒冷的、孤单的冬天里感到无比的快乐。
       如今我再不是那个望着窗户惊喜的叫出声来的小学生。人与人之间的冷寞与淡薄让我对很多事物变得麻木。感谢今天的寒冷让我找到童年的那份心情,尽管再找不回童年的天真,但我想也许快乐真的很简单,只要有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善于发现快乐的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6)
    • 鑫新心金
    • 一月 31st, 2007

    霜花是什么样了呀?我没见过霜花哟!不要~``

      • Ingrid
      • 一月 31st, 2007

      :) 最近,天转暖了,回头再看到帮你拍下来~~

    • 花花朵
    • 一月 16th, 2007

    zan小IN写的很不错啊,鼓励!鼓励!

      • Ingrid
      • 一月 16th, 2007

      鼓励,鼓励,朱古力。嘿嘿~

    • 媛。
    • 一月 11th, 2007

    不知道你在北京哪个区,怎么你那里下雪我这里就没有,你那里有霜花我这里也没有呢???sweat
    一个城市之内温度能差这么多??

      • Ingrid
      • 一月 11th, 2007

      汗,我是保定的,不在北京~~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