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小红花


       《看上去很美》这部小说很早之前就看过。前阵子看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根据该小说改编的电影《小红花》获得了最佳改编剧本奖,提名花絮中那个仰着小脑袋,等着大眼睛问老师“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的小男孩深深吸引了我,一直无法忘记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前天把这部电影down了下来,一口气看完,有笑、有泪、有震撼。
         方枪枪,一个刚入军区大院幼儿园的四岁男孩,有着纯洁的本性,却被老师粗鲁的扼杀。一文不值的小红花却被赋予了无限荣光,成为评价孩子好坏的标准。王朔用他固有的调侃,张元用他唯美的画面,表达了他们对中国教育的成见,通过小孩子的生活,诠释着无奈的成人世界。
         影片一开始,方枪枪刚被送进幼儿园,他从小留的小辫子就被老师剪掉了,任由他哭闹不依,可是小孩子怎么扭得过大人。因为大多小朋友都没有留小辫子,因此你的就必须剪掉,棒打出头鸟。我想这就是中国的教育逻辑——同化,生产出流水线上的统一型号产品,容不下任何特例。
         接下来的日子,方枪枪更是“难熬”,他会因为被陌生人洗PP而羞怯哭闹,会不习惯组织着当众拉baba,不明白为什么跟女孩玩打针的游戏会被老师说成流氓……所有的这一切都成了得不到小红花的理由。但小红花是衡量孩子的好与坏的唯一标准,每个孩子都强烈的期待被别人认可。于是方枪枪屈从了,慢慢的接受了:开心的咯咯笑着被别人洗PP,习惯了被组织着一起拉baba,要拉的快,会受到表扬;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小红花,甚至去偷……好像初涉社会的我们,最开始我们都怀着伟大的梦想,个个是耿直的理想主义者,但后来在现实面前无数次的碰壁,开始面对现实,明白所谓活着的道理,逐渐接受了“游戏规则”,没了棱角。方枪枪期间也曾想过抗争:他告诉小伙伴老师是妖怪,会吃人的妖怪,被吃掉的会长出尾巴。于是在一个夜晚,这帮小孩子集体去“生擒妖怪“,当看到一大群光着PP的孩子爬向李老师时,我被震撼了,小孩子尚有如此勇气,那我们呢?敢吗?摸摸自己的后面,是不是已经长出了尾巴?
          影片中方枪枪唯一得到的一朵小红花,是某个小朋友当大领导的爸爸来“视察”幼儿园工作,老师们给加上的,同时领导的儿子也得了一朵,因为有个领导爸爸,所以就得到小红花,那尿床、打架都成好的了吗?如果答案否定,那为什么会得小红花?想起一句话:“有个好老爸,没有文化照样吃香喝辣”……
          方枪枪的天性,还有他的叛逆注定仍会被老师棒打的,他会被关进黑暗的大屋子,在老师的授意下,他会被小朋友们孤立,忍受着寂寞。影片最后,方枪枪被告知解除了“禁闭”,当他开心的回到小朋友中时,却发现一切都和从前不一样了,没有人理他,当他是空气,队伍中的小朋友表情冷漠、麻木,让人看着心寒。方枪枪再次选择叛逆,他脱离了队伍转头跑掉了。可是跑了又怎样,他跑出了禁锢自己的幼儿园,来到外面的世界,却发现原来大人也有小红花!
          剧照欣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关闭引用
  • 评论 (2)
    • 花花朵
    • 十二月 9th, 2006

    深刻哈, 8过那个小男孩真是太逗了,长的很像王朔。dog

      • Ingrid
      • 十二月 9th, 2006

      呵呵,嗯,超像王朔

关闭评论!